用戶名 密碼
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老年風采 > 老年文學 瀏覽正文
緬懷雙親 心雨紛紛
時間:2019年07月31日  瀏覽:次   打印

緬懷雙親 心雨紛紛文字、攝影/一舟 歲歲清明,今又清明。又到了一個緬懷先人,祭祀掃墓的日子。 清明前夕,我與兄妹一起來到“松鶴園”的父母親墓地。在園內唯一一顆高大挺拔的棕櫚樹下,我們把墓碑上的字

緬懷雙親 心雨紛紛

文字、攝影/一舟

 

    歲歲清明,今又清明。又到了一個緬懷先人,祭祀掃墓的日子。

    清明前夕,我與兄妹一起來到“松鶴園”的父母親墓地。在園內唯一一顆高大挺拔的棕櫚樹下,我們把墓碑上的字重新描寫一遍,然后輕輕拂去浮塵,獻上鮮花,祭上貢品,擎香叩首,祭奠長眠于此地的雙親。

    此刻,除了一份傷感,更多的是一種深深的緬懷。父母對兒女的關愛,恍如昨日,歷歷在目。

 

 

 

    父母對兒女的愛,是始終如一的。

    父親年輕時,獨自背井離鄉從廣東老家來上海闖蕩。與母親成家后,為了有遮風擋雨的棲息處,父親四處籌款,與同鄉在上海閘北搭建了一座兩層簡易棚戶屋。此后,這一棚戶屋成了兒女感受父母關愛的溫馨港灣,成了我們兄妹成長的搖籃。

 

 

 

    記得我剛剛懂事的時候,就感覺到日子有多么艱難,生活有多么艱辛。上世紀五十年代,母親為了照顧我們兄妹五人,放棄了多次工作的機會,心甘情愿當一名“全職太太”。父親用唯一的一份薪水,含辛茹苦地打理著全家的生活。

    當年我們兄妹三人一起支內、上山下鄉,父親壓根兒沒有想到,一下子頭發都白了。然而,父母仍然以大局為重,給予了支持,為兒女臨行前張羅各種生活用品。記得每次兄妹三人回滬探親,臨走時,父母又熬制豬油、炒魚松、買香腸……

 

 

    父母對兒女的愛,是備嘗艱辛的。 上世紀的五六十年代,上海的棚戶區沒有配套的煤衛設施。父親幾乎日不暇給,除了每天到公共給水站挑水外,每逢休息日不是洗一大盆衣服、床單、被里,就是上煤球店買煤球或蜂窩煤;不是樓上樓下拖地擦灰,就是買來石灰將斑駁的墻面粉刷一新。

    無論是三伏酷暑,還是三九嚴冬,多少人家日復一日地用木柴生那煙霧嗆人的煤球爐,手拎馬桶疾步追趕那臭氣熏人的倒糞車,肩挑手拎到公共給水站一次次提水……母親為此同樣嘗盡了生活所有的艱辛和困苦。

 

 

    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,凌晨我正值夢鄉,母親卻悄悄起床,拎著菜籃子去菜場,在凜冽的寒風中占位排隊,為的是能購買到憑票供應的副食品。一旦“滿”載而歸,母親就會感到欣慰,并開始全家一日三餐的忙綠。

    在“寅吃卯糧”的三年自然災害困難時期,母親或東挪西借,或變著花樣,讓全家人都能吃上六、七成飽。那時的南瓜面糊湯、豆腐渣餅、菜頭圓(一種潮汕食品),常常成了孩子們垂涎三尺的美味佳肴。

 

 

    父母對兒女的愛,是純潔無私的。 母親身體一直不好。因為心臟病動過大手術,刀口從前胸到后背約有七、八十公分長,每逢陰雨天便會隱隱作痛。之后,又得過甲狀腺瘤,患過膽結石……母親隔三差五總要跑醫院,吃藥成了“家常便飯”。可母親用羸弱的身體,撐起了家里的一片天。

    母親經常用那靈巧的雙手,為孩子們裁剪縫制衣服,編織毛衣毛褲,納鞋底做布鞋。昏暗的燈光下,我看見母親坐在床頭飛針走線,為子女們縫補衣褲和一雙雙穿破多次的布襪子。

 

 

    正因為家庭生活的拮據,父親從不奢侈浪費。晚飯只喝一點黃酒,一件衣服、一雙鞋襪,穿了又穿,舊了也舍不得丟棄。退休前,上下班從來都是步行。買回家的水果,父親把好的給我們幾個孩子吃,自己總是吃那些商店打折的“處理品”。

    我們兄妹成家之后,每當撫養孩子遇到煩心事時,母親都會竭盡全力伸手相助。一次,女兒生病入不了托,母親隨父親千里迢迢趕到湖北十堰。盡管當時生活條件遠遠不及上海,但一住就是好幾個月,讓我們少了一份后顧之憂……

 

 

    父母對兒女的愛,是任何語言都難以表達窮盡的。佇立在墓地前,心雨紛紛,我對天堂里的父母說:爸爸,媽媽,您們終于走到了一起,愿您們在天堂里好好安息!父母給予兒女的愛,我們永生難忘,兒孫們會永遠想念您們!

 
熱點信息
最新信息
Copyright © 2006-2011 東風公司離退休人員管理處 版權所有. 建議瀏覽分辨率不低于1024*768
昋港心水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