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名 密碼
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老年風采 > 老年文學 瀏覽正文
進山挑柴
時間:2019年07月31日  瀏覽:次   打印

進山挑柴文字/一舟 又一個紅五月到來。 此時,記憶的閘門被打開。48年前的紅五月,在史詩般的第二汽車制造廠的建設中,我們同樣有過火紅的歲月,火紅的青春。 1970年5月10日,剛滿20歲的我,懷著一顆火熱的心,告別

進山挑柴

文字/一舟

 

    又一個紅五月到來。

    此時,記憶的閘門被打開。48年前的紅五月,在史詩般的第二汽車制造廠的建設中,我們同樣有過火紅的歲月,火紅的青春。

    1970年5月10日,剛滿20歲的我,懷著一顆火熱的心,告別了上海,告別了父母兄妹,踏上了響應毛主席關于“要建設第二汽車廠”的征途。

    乘長江東方紅客輪,坐漢丹線綠皮火車,搭漢江客貨輪;經武漢,過鄧灣,到張灣……歷經四天四夜,一路輾轉,一路顛簸,終于到達了窮山僻壤的鄂西北,位于鄖陽地區十堰市花果、二汽的“西大門”5762廠。

    為了“備戰”的需要,依據國家三線建設“分散、靠山、隱蔽”的原則,二汽下屬的20幾個專業廠,全部建在沿老白公路兩側、東西相距30多公里的山溝溝里。

    建廠初期,沒有通鐵路,唯一的一條老白公路坑坑洼洼,破爛不堪。無論晴天,還是雨天,只要汽車駛過,不是塵土飛揚,就是泥水四濺,路人經常被弄得“灰頭灰腦”,或被濺上一身泥水。

    就是這條被人們戲稱為“洋灰路” 、“水泥路”的老白公路,承擔著二汽建廠初期成千上萬噸的基建、生產和生活物資的運輸。由于交通不便,運能有限,使得基建、生產和生活物資的中短途運輸,有時不得不采用“人拉肩扛”的人海戰術來完成。

    剛剛休整了兩天,我們這些來自上海的20多名學生,與湖北、河南的轉業兵一起,被編入了“基建連二排”,成為了二汽建設勞動大軍的一員,開始了“頭頂藍天,腳踏荒原”、“與天斗,其樂無窮;與地斗,其樂無窮”的生涯。

    5月21日,食堂做飯的木柴告罄,在缺少人力和運輸車輛的情況下,廠部決定讓我們進山挑柴。當時,廠區擴音喇叭播放著毛主席關于《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,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》的“520聲明”。所以,這一天所發生的一切,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。

    早餐是兩個干澀的涼饅頭,對于習慣在上海喝豆漿、吃泡飯的我來說,幾乎難以咽下。我挑選了一根竹扁擔,跟著大伙越過老白公路,翻過幾座山坡,向大西溝進發。好不容易趕到郭家灣,還是比不少人慢了半拍。

    此刻,老鄉家的涼開水早已被喝光。嗓子干得冒煙的我,顧不上水缸底渾濁且臟兮兮的水,舀了一小瓢,咕嚕嚕一飲而盡。隨后,碼垛好兩堆木柴,拿繩子扎緊,用扁擔挑在肩上,隨著挑柴的隊伍,向廠區方向走去。

    山區的氣候,十分燥熱。烈日當頭,渾身有一種被炙烤的感覺。我接連脫去外衣和襯衣,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背心。不一會兒,額上沁出汗珠,順著臉頰淌下,被汗水浸透的背心,緊貼在身上。

    剛剛翻過一道坡,“嘩啦”一下,前頭捆柴的繩子斷了,木柴散了一地。我撿起斷繩打了一個結,想重新捆綁好木柴,發現繩子短了一截,這下讓我傻了眼。在這個“前不著村后不著店”的荒山上,去哪兒找繩子?

    突然,我靈機一動,立馬解下褲子上的皮帶,與繩子系在一起,捆好木柴,挑起擔子,繼續前行。此時,肩上的擔子,似乎越來越沉重了。再翻一道坡時,已經累得氣喘吁吁。“丟棄幾根木柴”的“減負”念頭一閃而過,我不由得放慢了腳步。

    記得小時候,到公共給水站挑水,只不過幾十米遠;“三秋”勞動,把收割好的水稻挑到打谷場,也是在平地上行走。今天翻山爬坡,肩挑兩擔木柴,徒步一、二十里路,對于我們這些初來乍到的學生來說,這樣的繁重體力勞動,可是“大姑娘坐轎——頭一回”啊!

    也許是“關鍵時刻不掉鏈子”的念頭占據了上風,我強打起精神,顧不上疼痛的肩膀和淋漓的汗水,疾步在崎嶇的山路上,奮力追趕前面的同伴。當我把木柴挑到了廠食堂,如釋負重的我,癱倒在用竹簾鋪就的大通鋪上,渾身幾乎散了架,沒有了一丁點兒力氣。

    紅五月這一次不平凡的勞動,對我來說是刻骨銘心的。接下來我們有了更多的考驗:翻山越嶺扛樹桿,進溝徒步背石頭;扛鐵鋼窗建廠房,打水泥磚蓋宿舍;參與“引黃龍水”,自薦挖防空洞……一次次艱辛的勞動,既考驗了我們,也成長了我們。

    如今,我們早已退休。作為一名東風人,我們為二汽成長為國家大型骨干企業——東風汽車集團而倍感自豪。因為它的發展與壯大,有著我們這一代人的傾心奉獻。那些無數次難以忘懷的艱辛勞動,會永遠鐫刻在我們的心底!

    (謹以此文獻給曾經為二汽建設奉獻青春的朋友們)

 
熱點信息
最新信息
Copyright © 2006-2011 東風公司離退休人員管理處 版權所有. 建議瀏覽分辨率不低于1024*768
昋港心水资料大全